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广州市云学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穿越到小说世界,我靠闺蜜爆红娱乐圈

发布日期:2024-06-17 04:29    点击次数:72

想她一个影后,二十二岁进入娱乐圈,二十五岁坐上了影后的位置,三十岁拿了大满贯。

这些年不知道拍了多少影视剧才能有这样的成就,当然这也离不开她的闺蜜兼经纪人这独特的眼光。

这样的日子虽然风光,但也知道很累,所以在和原有的经纪公司合约到期后,两个人一商量。

出来合伙开个小工作室,带几个新人,做几个投资,再忙活几年,都找个可靠的人把自己嫁出去,然后开始养老模式,这样的规划才刚刚开始。

她们最近找了几个本子想试水。

因为是第一次尝试,也不想有大的投资。

所以禾婉把目光投向了这两年很火的网络ip文上,前几天助理给她们拿来了四五本不错的网文。

结果老禾发现了一本《全娱乐圈都在等我们官宣》,这书里面的女配竟然和她的名字一样,不光名字一样,长相身高,性格爱好,她怀疑这小说的作者是自己的黑粉,故意用了她的名字。

她看的憋屈,正准备找那个作者谈谈呢。

结果老禾一个诅咒,被雷劈到了这里。

是的,她穿书了,而且刚来就被爆出小三事件。

女配不愿意分手,和男主拉扯时被狗仔拍到,导致女配成为人人喊打的小三。

书中,女配是和江奕一个经济公司,那时候经济公司像她这样类型的新艺人已经有三个了,而且都比她有潜力。

对她来说并不是好的选择,但为了和江奕离得广州市云学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近,就签了。

这两年,片子拍的不多,但走商演通告不少。

好不容易争取来一部女二的资源,刚进组没几天,就冒出了这么大的事儿。

云姝黛知道,书里女配在合约到期后被公司放弃,跑到公司要死要活的。

公司不愿意签她,她就去求江奕。

江奕也知道这件事是他的责任,最后在他的担保下,才又和公司续上约。

签了合同没多久,女主也来到了这个公司。

男女主整天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秀恩爱,执拗的她可不就黑化了吗。

但她来了,那就不一样了,作为女配,想要让自己过的好一点,最重要的就是要远离男女主。

现在不撤更待何时?

“李姐,这刑侦剧里面也只是女二,我的片酬都没那么多,这不明显坑我一个小演员么。还有那个广告,我就拿到了两万块钱。

你也知道的,我手里根本没那么多钱,违约金的事儿,麻烦你帮我周旋一下,我这几天把房子挂出去卖了。”

“违约金我尽力吧,如果真的不行,搞到走司法程序那一步,姝姝,那对你更不利,你自己也好好想想。”

挂了电话,云姝黛看着房间连连叹气,她已经来到这里两天了。

而且一夜之间拥有了书中女配的所有记忆。

这套房子,是去年买的,月供八千,刚装修好还没住两个月呢,就要卖了。

她现在卡里只有五十万块钱,根本不够交违约金的。

以她现在这个处境,她以后也供不起房贷,不卖房子,也没法子。

关键是卖了房子,也不够交违约金的。

这房子当初首付五十万。

想她云姝黛在现世的时候身价几十亿,到了这里,几百万的违约金卖房都不够还的。

虽然让李姐帮她周旋,但自己也知道,希望渺茫,该准备还得准备。

哎,心焦的云姝黛去衣帽间看看有没有值钱的首饰什么的,结果,项链耳坠,没有超过两千块钱的,而且就那几种。

连叹了几口气的云姝黛最后把自己捂严实后联系了小区楼下的房产中介。

带着他们拍了照片,报了个比市场价低两万的价格,让他们尽快帮自己出手。

中介小哥面带笑意道:“云小姐,现在的房子,稍微降一点儿都有人抢着要,所以你得迅速的把房子腾空。”

“行,我两天内能清空房子,你们也尽快帮我推推。”

“没问题。”

送走中介小哥后,云姝黛都不知道这两天里第几次叹气了。

这房间室两厅的房子,进门左边是厕所,旁边的房间改成了衣帽间,然后是客厅。

右边是鞋柜,鞋柜后面是一个开放式的厨房,在往前是主卧。

只是这厨房本来空间不大,硬是放了一个双开门的白色超大冰箱,这冰箱和自己家里的怎么一模一样,她家里那个可是找厂家定制的,两米的双开门,有次她在家里拍照发到了网上,就因为身后这个冰箱还引起了网上的一阵热议。

她和老禾吐槽作者写这个女配照搬了她本人,老禾还不信,看看冰箱就是个例子。

这么大的冰箱,她请人来搬,估计也得两三天,行吧,就从清理冰箱开始吧。

结果打开冰箱一看,被无语到了,冰箱里空荡荡的,里面牛奶饮料面包一桶方便面,就这几样东西。

“这原主为了瘦得多拼呀,平日里都不吃饭的么?”

也是,她从昨天来到这里到现在冲击太大,都没想到吃东西,现在一看见吃的,还真饿了。

抬手拿了一桶方便面,正准备关门的时候,下一秒就眼睁睁的看着冰箱里的那个面包消失在自己面前。

这种奇妙的境遇,让云姝黛一刹那的怔然,瞳孔微微不可思议的放大怀疑眼睛出了问题,但冰箱里真真实实的少了一个面包。

慌忙的上前摸了摸货架,冰冰凉凉空空如也。

正疑惑的时候,只见那盒牛奶,就在自己的手旁边凭空消失,只一秒。吓得云姝黛瞳孔骤然收缩,全身僵住。

却不知道,冰箱时空的另一面,一个一身穿军绿色的涤卡装扎着两个小辫的禾婉,手里正拿着消失的那两样东西,怀里搂着面包和牛奶,一边吐槽道:“我去,这空间也不是万能的,里面的东西竟然还能凭空消失,幸亏姐的手速快。”说完,又迅速的把货架上的那瓶饮料也拿了下来。

然后直接坐在了空间的地下,拿着那个面包啃了起来。

坐在地上的禾婉,一口面包一口牛奶的,,看样子饿的不轻,一边吃着还一边吐槽着自己的境遇。

禾婉来到这里已经两天了,对,她现在可以肯定以及确定。

她穿到了和老云谈论的那个年代文里那个同名同姓的小孤女身上,穿来的时候,是刚下乡的第二天。

因为从小没干过农活,在火车上颠簸了几天,又突然增加这么重的劳动力,没挺住直接晕在了地里。

大队长得知她干个农活都能晕倒后,看着她得眼神都不太友好,嫌弃的差点儿要去知青办退货。

这刚来就病了,能怎么办,只能批了她两天的假期。

也不怪她上工第一天就倒下,原因还是她在火车上的一千多块钱被人偷了。

在这个一毛钱都能买很多东西的时代,原主足足丢了一千二百块钱,没去自杀就已经很不错了。

火车上报了案,但这种情况,又没监控,又没人信息的,怎么找?想都想得到,这钱算是泡汤了。

哎,一个才十四岁的小姑娘,哪里能承受的住这些。

禾婉刚刚躺在床上在那哀嚎自己的豪宅,自己的一亿存款还没花出去。

又去找自己的蝴蝶玉佩,嘴里刚刚喊了一声蝴蝶玉佩,就进入了这个空间里。

正常人一般遇到这样的事儿,都是各种惊魂不定,各种疑惑,而禾婉却不加掩饰哈哈大笑了起来。

她就说穿书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没有金手指,如果此时有人在的话,一定把她当成疯子拉走。

这空间有一百多平方,里面空荡荡的,一面墙上有一个云雾般的门。

旁边一个两米的货架上只有一盒牛奶,一桶方便面,一瓶饮料,一个面包。

她来到李庄村两天,知青点每天吃的都是大碴子粥和窝窝头,晚上甚至连窝窝头都没有。

看着陈青和其他女同志饿的时候拿着点心加餐,她看的直流口水。

想了又想,正准备去拿上面的吃的,手还没来得及抬呢,突然发现货架上的方便面就这样在她面前消失了。

本来还犹豫的禾婉,果断地把那个面包拿了下来。于是就有了刚刚那一幕。

想她鼎鼎大名的金牌经纪人,为了能和老云早点儿退休,想要在近两年投资几部剧为她们的养老金再加一点儿力。

结果开头就不顺,老云看了一个娱乐圈本子里面的恶毒女配竟然和她名字一样不说,外貌性格爱好更是如出一辙,看的憋屈的老云,非要去找那作者谈谈,她好不容易安抚住。

这边自己又重新看上了一个年代系统文。

女主下乡后自强自立,有系统在手,利用位面交易,囤粮食,去黑市,挣到钱就给家人邮寄,熬过了那几年,家人也陆续回京,自己和男主一起考上了大学,毕业后两人一起创业,走上了人生巅峰。

结果才发现这本的对照组炮灰的名字和她一样,而且身高,长相,就连她老禾鼻梁上的山根痣更是一个模子复刻的。

关键是女主的名字叫陈青,这让她最接受不了的,说起陈青,那老妖婆从小学到高中,再到大学,那是她走到哪都有她的影子,还处处和自己作对。

她带着老云跑龙套,她也跟着跑龙套,她当了老云的经纪人,她也跟着当经纪人,所以这些年两人一直都是死对头,互看不顺眼。

她严重怀疑是陈青那个人找编辑故意写的。

遇到这样的事情,以她的性子哪还睡得着,也不顾外面雷电交加的直接跑到了老云家里。

两人一分析,一总结。

一个娱乐圈恶毒女配,很有可能是老云的黑粉写的,一个是位面系统对照组,有可能是她的死对头写的。

她当时那个气呀,现实中斗不过她,就在文字里来恶心她。

看着外面雷电交加的已经半个小时了也不见停,突然跑到老云的露台上做出了一个幼稚的举动。

拿着脖子上外婆留给她的祖传玉佩对着天空的雷电一顿对陈青的诅咒。

陈青有没有被诅咒她是不知道,反正成功的把她给诅咒到了书里。

也不知道老云怎么样了,当时老云过来救她,一起被雷劈了的。

禾婉适应能力向来很强,经过这两天的消化,也很快接受了现实。

既然穿到了这里,那就得赶紧解决她现在的困境。

书里可说了,她爸妈给她留了一个两进的院子,地段那也是好的没话说。

京市的“闺蜜”张巧巧一家,很有可能霸占她家的房子。

她得想个办法去县城给爸爸的一位战友打个电话。

之前自己的抚恤金就是这位顾叔叔帮忙办理的。

临走的时候,还特意给她留了个电话,告诉她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直接联系他。

十四岁就双亲过世,她父母都是烈士,自己在京市还有一个很大院子。

原本上面等她高中毕业就给她安排个工作。

现在倒好,那张巧巧为了她家的房子,直接把刚初中毕业的原身给忽悠着报名下乡了。

房子最后还被她闺蜜一家侵占了,在下乡的火车上,身上的钱还被人偷了,到了知青点一个小丫头凄凄惨惨的,不过被男主好心的帮助了几次,就犯了花痴,整天跟傻子似的追着男主跑。

可惜男主满心满眼都是女主,书里这个禾婉就是他们男女主的对照组,跟挑梁小丑似的,处处在他们周围,用她的不幸和倒霉,来衬托男女主的相亲相爱。

啧啧,要不说陈青可恨呢。

自己也才刚离开几天,张巧巧一家还没那么大胆子直接搬进去,书上说什么,后来张巧巧一家才搬进去。

这个意思可以肯定,现在还没来得及搬,她知道张巧巧那个爹是很爱面子的。

嗯,这事儿她得赶紧,转头看着货架旁边那个云雾般的门,暗道,不着急,等回来在研究,说着拿着饮料出了空间。

...

而另一个时空的云姝黛,愣怔半天后,也在慢慢消化这个诡异的一目,要说以前自己可能会被吓到,但现在,她都经历了穿书这事儿了,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一通开关冰箱门,又把手里的泡面放了进去,半天也不见动静。

“刚刚怎么回事?难道是有什么契机,或者需要固定的时间,现在开门,跟普...”

话还没说还,刚刚两手同时打开的冰箱门,哪还是普通冰箱的样子,原本亮堂堂的空间,变的雾蒙蒙的,两个门中间的隔板也没有了,就好像是哆啦A梦的任意门,云姝黛看着这雾蒙蒙的,用手划拉了两下,没什么用,胳膊伸进去,空空的,冰箱门的后挡板也没摸到。

正想走进去看看时,门铃突然响了,云姝黛心跳加速,迅速的把冰箱给关上,临开门的时候,还特意又打开看了下,发现恢复了正常,才带着疑惑的去开门。

“姝姝,昨天给你打了一天的电话,你怎么不接,想吓死妈妈呀。”开门的那一瞬间,云姝黛就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身后还跟着一个二十七八岁和女配长的差不多的女人,红着眼睛道:“你脑子锈逗了,为了一个男人电话都不接了,在家要死要活的,难道你要抛弃我们不成。”

“江奕有什么好的,咱们以后会遇到比他好的,我的女儿呀。”

身后一个儒雅的中年哽着嗓子道:“爸还以为你做了什么傻事呢。”

说完,带着女婿和外孙到了客厅。

云妈妈和云姐姐一边哭着,一边拉着她往客厅走去。

好半天才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原来是女配的家人。

爸妈,姐姐姐夫,三岁的侄子都来了。

昨天确实有许多电话,不是公司的就是一些和她相熟想要落井下石的同行们。

她那时刚穿过来,脑子乱的很,电话直接关机了,一直到今天才开机。

自己跟个提线木偶似的由着云妈妈心疼的检查着她头上的伤:“这些人也太过分了,这明显是拿石头砸的吧。”

可不是,书里说云姝黛从剧组回来,在机场被江奕的粉丝扔鸡蛋,扔奶茶的,头就是这么伤的。

也不敢进医院,就让助理简单的包扎了下。

一旁的姝染看着妹妹这般样子,心疼道:“我们上午给你经纪人打电话了,违约金的事儿我们也知道了,姝姝,你可别因为这点儿挫折就做傻事儿。”

一旁的云爸爸从兜里拿出一个银行卡道:“孩子,钱的事儿你不用操心,爸这些年也收藏了些东西,上午卖了两件,你姐和姐夫又帮你拿了两百万,给你筹齐了。”

这可惊着了云姝黛,这种待遇,她在现世的父母身上从来没有体会过。

也不知道是心中女配的那种感情在作祟,还是自己真的被感动到了。

不自觉的红了眼,如果是这样的家人在身边,她还真不想回去了呢。

“爸妈,我刚刚把这套房子挂出去了,另外我手里还有五十万,怎么能用你们的钱,还有姐夫正投资酒店呢,房子也抵押了,我要是用了,姐夫酒店怎么办?”

贺廉之道:“不用担心,姐夫周转的过来,”

云爸爸道:“你这房子才刚买,就算卖了也没多少钱,房子别卖。钱的事儿,不用担心,等爸这段时间把家里的那副山鸟字画出了先把钱给你姐夫。”

一旁的贺廉之忙制止道:“爸,你那幅画收藏价值高着呢,我这边不着急,你可不能卖。”

对于现世极度渴望亲情的云姝黛,突然遇到这样能为自己阻挡外面风云的家人,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

原本心中的压抑,在这个瞬间爆发了出来,眼中的泪止不住的往外流。

云姐姐一看她这软弱的样,在一旁恰着腰,恨铁不成钢的指责道:“哭什么,有什么看不开的,就算全网的人都不喜欢你,你还有我们呢。

再说了,你管他们喜不喜欢你呢,咱又不是人民币,咱们好好的活自己的,问心无愧就好,在意他们干什么。”

云妈妈在一旁道:“昨天我和你爸就去了江家,老江还不同意解除婚约,我和你爸可不会让步,敢玩弄我女儿的感情,那是绝对不允许的。当初我就不应该答应让老梁带你进娱乐圈。咋了,是怨爸妈独自做了决定?”

云姝黛一边哭着一边擦着眼泪,突然破涕而笑道:“有些吧,毕竟我长这么漂亮,人家竟然没看上,心里肯定有落差。”

见女儿还能幽默的说出这些话,云妈妈暗暗的松了口气,难过是免不了,只要不寻死腻活的就行:“心里难受也是暂时的,不管到了什么地步。

也不能往死上那一路上踏知道不,昨天你一天没接电话,可急死我们了。

这事儿都怪我们,两家大人熟悉,但毕竟分开那么久,孩子大了,咱们也不太了解,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给你订了婚。”

一旁的姐姐轻哼了一声:“江奕就是个典型的渣男,不喜欢早说呀,就这么吊着我妹妹,都订婚了又和别的女人搞暧昧,幸亏还没嫁过去。”

云爸爸摸了摸女儿的头:“傻孩子,啥事儿都有我们。”

姐夫贺濂之拉着儿子的手道:“是呀,一个男人而已,像姐夫这样的好男人多的是,咱们慢慢遇。”

“小姨,你不要哭了,也不要死了,你要死了就没人给我买礼物了。”小孩子童言无忌,才三岁,还不太懂什么死不死的,跑过去抱着云姝黛撒娇道。

这幽默的姐夫和天真的侄子,瞬间让原本沉闷的房间活跃了起来,房间里的几个人都噗呲笑了。

云姝黛也没有忍住,微微咧开嘴,这种被家人呵护的感觉,好奇妙,舒服,轻松,心中好像被棉花填的满满的。

云妈妈道:“最近也别想太多,跟着你姐姐姐夫出去散散心,赶紧给中介打电话,房子咱不卖。”

虽然如此,但云姝黛还是不好意思用爸妈和姐姐的钱,把自己的五十万拿了出来。

现在不能给,她得等李姐的消息。

就在云姝黛跟着姐姐收拾行李的时候,禾婉现在正一言难尽的体会着七十年代坑坑洼洼的土路呢。

之前老是听外婆说起这个时候的事儿,她是没有什么感触的,现在总算亲身体会了一番,这路上坑坑洼洼的土疙瘩,穿着的布鞋都快歪烂了。

要说李庄村什么地方好,那就是连着大山,物质丰富,而且去县城和去公社的距离一样,只不过两个地方是反方向。

现在这个时间,村里的牛车是不用想了,只能步行,依着前几天来的路线,估计要走上两个小时。

禾婉出来的时候在自己的皮箱子里翻找了一下,身上仅剩的五块钱,是她全部的家当。

对了,手上还有一块原主妈妈留下来的手表,这手表可是劳力士的,啧啧,这在后世收藏价值可高了,她可舍不得用这个换钱。

想她禾婉,上辈子在影视行业,金牌经纪人这个名头可不是盖的。

她一个事业型女人,怎么可能被这一点挫折给打倒。

只是出来的时候还斗志昂昂的禾婉,在徒步一个多小时后,全身被汗水浸湿,差点儿崩溃了。

总之,在快十二点的时候,到了县里的邮政局。

这个时候邮政局已经下班了,下午一点半上班。

都说年代文的打卡地,国营饭店,废品站,那就去看看吧。

正好这个时候正是饭点儿。

到了国营饭店,瞅着小黑板上今天中午的饭菜。

芝麻饼三分钱一个,素菜两分钱一份,红烧肉一块钱一份。

汤面条八分钱一碗二两面,大米饭两分钱一碗。

看着隔壁桌上已经点了一份红烧肉,禾婉咽了咽口水,艰难的把视线移开,对着服务员道:“同志,我要一张芝麻饼。”

“一两粮票。”

“啊,...我没粮票。”

“没粮票你来干什么,走走走。”

“同志,有没有不要粮票的饭菜?”

“有,素菜两分钱一份,不要粮票。”

得,全当她没说,禾婉顶着服务员不屑的眼神离开了饭店,唉妈,这年头有钱没票也花不出去。




栏目分类
相关资讯